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正文
《桐城派大辞典》管窥(续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

  前次就大辞典部分辞条存在的问题摘录以归纳之,仅为一孔之见,或许未作深究,言之不当。兹再就大辞典“文统渊源”“

  1·大辞典第3页【义理】。该词条首句言“初泛指各种社会行为准则和观念”。不着边际。

  2·大辞典第5页【文以载道】。该词条云“指文章的辞采要服务于文章的思想内容”。不精确。

  3·大辞典第8页【考据】。该词条称“依据可靠资料对古代文文制度加以考核辨证,详明真伪的研究方法。”不全面。

  此例甚多,仅举三例。对词条的定义是非常难的,需要撰写者具备一定的学识,方可下笔。

  1·大辞典第5页【古文】。该词条内容大部分解释来源于“百度”。兹摘录“百度·古文”词条内容与之比较:

  (1)“百度·古文”释义:“与骈文相对而言的,奇句单行、讲对偶声律的散体文。魏晋以后的骈俪文已经盛行于世,其文讲究对偶,句法整齐而文词华丽。北朝后周苏绰反对骈体浮华,仿《尚书》文体作《大诰》,以作为文章的标准体裁,时称古文,即以先秦散文语言写作文章。其后,至唐代韩愈﹑柳宗元等人,主张恢复先秦和汉代散文内容充实、长短自由、朴质流畅的传统。”

  (2)《大辞典·古文》词条云:与“骈文”相对而言。一种奇句单行,不讲对偶声律的散文体。秦汉以前的典籍文献皆是这种散体文写成。魏晋以后骈俪文盛行,讲究对偶,整齐押韵、文辞华丽。北周苏绰反对骈体浮华,仿《尚书》文体作《大诰》,以为文章标准体裁,时称“古文”,即以先秦散文语言写作文章。至唐代,韩愈、柳宗元主张恢复先秦和汉代散文内容充实、长短自由、朴质流畅的传统……。

  更为严重的是这类照本转抄在《大辞典》中并非偶尔为之,如第32页【凤义兴】,几乎三分之二内容是抄自有关作者的文章。

  1·大辞典第5页【古文】词条云:“清代初期,桐城方苞、姚鼐首倡古文义法,主张雅洁文风,开创桐城派古文,实乃唐宋八大家古文的继承和延续,也是中唐以来绵延不绝的古文运动的收束。”

  且不讨论桐城派是否“是中唐以来绵延不绝的古文运动的收束。”这句判断有待商榷。单就这一段话中就有两处硬伤:其一,将方苞、姚鼐并列于清代初期,是对历史人物生活年代的生疏;其二,说“方苞、姚鼐首倡古文义法,主张雅洁文风,开创桐城派古文,”是桐城派研究的门外汉所云。

  2·大辞典第11页【杜甫】词条云:“桐城派作家通过对杜诗的学习……,使桐城派诗论逐步走向完善。”

  且不论有无“桐城派诗论”这一提法,“使桐城派诗论逐步走向完善”似嫌泛泛而论。

  3·大辞典第11页【苏轼】词条云:“苏轼言之有物、以文诗的文学创作思想为桐城派所吸收和借鉴,对方苞‘义法’说、刘大櫆‘神气’说、姚鼐‘刚柔并济’说的提出产生了重要的影响,促成桐城派文论的形成。”

  说苏轼言之有物、以文诗的文学创作思想促成桐城派文论的形成,似是轻率的臆断。

  又,本词条“姚鼐‘刚柔并济’说”一语不甚准确,当是撰者脱口而出。姚氏此理论主要见于其《复鲁絜非书》一立,原话是“鼐闻天地之道,阴阳刚柔而已。文者,天地之精英,而阴阳刚柔之发也。”“且夫阴阳刚柔,其本二端……”。故此句应称“‘阴阳刚柔’说”较当。

  4·大辞典第13页【陈子昂】词条云:“陈诗……启发桐城派在诗创作中重视气韵之美。他主张以比兴美刺社会现实,成为桐城派作家“文道合一”理论形成的基石。”

  陈子昂传世作品并不多,说“他主张以比兴美刺社会现实,成为桐城派作家“文道合一”理论形成的基石。”似为臆断。

  5·大辞典第21页【颜延之】词条云:“桐城派作家一方面通过学习吸收颜诗的特点和长处,另一方面指出颜诗熟滑浅率、缺乏韵致的弊病。颜延之善祭文,情感真挚、哀婉动人。其祭文入选曾国藩所编《经史百家杂钞》,获得桐城派作家的认可。研读颜延之的诗文篇章,桐城派坚定了‘神、理、气、味’‘格、律、声、色’的为文作诗之道。”

  既然颜诗有熟滑浅率、缺乏韵致的弊病,怎能说桐城派通过研读颜延之的诗文篇章,坚定了“神、理、气、味”“格、律、声、色”的为文作诗之道呢?况且,颜氏对桐城派影响何至于如此之深?

  本词条提出“神、理、气、味”“格、律、声、色”文学主张是姚鼐,而词条通篇并未见到姚鼐与颜延之的关系。只写了姚鼐以后的曾国藩与方东树推重颜氏。说‘桐城派坚定了“神、理、气、味”“格、律、声、色”的为文作诗之’道”太无理由。王中王欲钱料2017

  这句话恰好“博”“采”二字放在一处,造成读者误会,一般读者如何理解?是文彦这个人博采众议?还是文彦博,采众议?

  原来这句话引自《宋史·本记第十六·神宗三》:程颢“方召用,遽死,士大夫识与不识,莫不哀伤。文彦博采众议,题其墓曰明道先生”。文彦博是北宋时期政治家、书法家,他采纳了众人了意见,为程颢写了墓碑。不知历史上有文彦博这个人,乍一看,容易误读或费猜。大辞典在遇到类似的引用原文,还是要转换一下语句。

  又,同在此条中,“二程提出‘修辞立其诚’”也不准确。此话是《易·文言》中的,非二程的原话。

  第21页【王守仁】云:“王的心学受到一批桐城派作家的崇。”接着此话后面举“方学渐、方大镇父子继承了王阳明心学一派,在王氏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挥,宣扬‘性至善’说。方以智……”,后语不搭前言。方氏祖逊似乎不在桐城派作家之列。

  此编大部分词条如【孝经】【周礼】【尚书】【礼记】【朱熹】等,显得头重脚轻。所谓“头”是这些词条本身所费笔墨太多,而这些词条稍具文史知识的读者大多了解,无须多言,不可尽述,也说不好。所谓“脚”则指本词条与桐城派有何关联,二青会将在8月8日到8月18日在太原市举行,虹姐图库hj688com。而词条这部分恰恰用力不深,且有拼凑的痕迹。

  1·如【方孝孺】,该词条从其内容上看只写了方苞对孝孺的节概不以为然、张廷玉对其死节表示赞赏外,未见其与桐城派有何关联。此类问题也见诸《人文环境》一编中,如地方风俗民情【过阴】【过继】【开秧门】等词条均不该收入大辞典。

  2·第21页【王守仁】,说王守仁“先后福建、江西等地农民起义”。类似于“”一类很扎眼的词应与当代史学界表述一致。

  据上述所引,大辞典不当之处甚多,可以说,如严格要求,或以行家的眼光看,几乎每页均存在或轻或重的问题。仅笔者对第21页粗略地浏览,几乎每一条都有待商榷之处。

  以上七个方面仅是笔者不成熟看法,提出来供大辞典编委会参考,旨在为后来的修订提供一点线索。

  非常赞同兴苇斋主在《替《桐城派大辞典》说几句话》一文中所言“这是咱们自己家的孩子。”可如今这孩子尚在襁褓中便生病了,先天不足。孩子生病了要医治,医治要有方案。

  窃以为大辞典编委会既不要讳疾忌医,认为这孩子没病啊,说是孩子有病是有好事者嫉妒人家养了个胖小子;也不能承认病了而病急乱投医;更不能延请庸医,自家采药自家治,治不好,反误了亲亲性命。

  反之,辞书编委会与出版方则要面对现实,做出科学方案,礼贤下士去延请良医,组织各路专家来会诊。末学平时与桐城籍民间文化人士多有交流,熟知一批当代桐城籍所谓“民科”类文化人士的学力,其中不乏积学深厚、甚至涉猎经、史、子、集的斫轮手,凭他们在文、史、哲、方志乃至民俗等等方面的水平,远超出流辈,足可参与大辞典修订工作,其要在编委会是否想到了。